内容页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优美散文 爱情散文 哲理散文 名家散文 亲情散文 伤感散文 写景散文短篇散文

扬州祖宅的记忆(散文)||江苏 王家渝

时间: 2020-03-22  作者: 网友推荐  热度:
     ● 王家渝
我儿时的记忆里,在扬州西郊葛庄有一处老宅,独门独院,青砖黑瓦。前面是猪圈,围墙西侧有一牛棚。屋后有一院落。院落里,一片竹林,清逸柔美,几棵大树,郁郁葱葱。
在我七岁时,爸带我回老家看我爹爹①,我特兴奋,久违的老家是个啥样呢?!记得那是一年春节的大年初二,早上吃了点心就去南门汽车站,乘长途汽车回扬州老家。一路颠巅,一路欢笑。我问东问西,寻亲问戚,充满了稚趣和好奇。惹得老爸一连说,别问了别问了,到时你就知道了。那时没有润扬大桥,上汽渡过江,爸觉得慢,我倒觉得很好玩。我从船头跑到船尾,船顶跑到船舱,老爸一直跟着我,寸步不离,怕我落水,怕我摔跤。
 
1
不到晌午,我们回到了祖宅。祝福问好,尊礼让贤,好不热闹。午饭后众亲围座一屋,我们小孩乐得自娱自乐,不参与大人们的亲情叙旧了。
晚饭后,爹爹让我和他一起睡,说明早带我去富春吃早茶。我说道,茶水家里有,不去外面喝茶吧,还要起那么早!一语既出,满屋哄堂大笑。大妈妈②对我说,爹爹惯你,带你去吃好的早茶,你早点睡吧!她还帮我冲了个热水婆③,说怕我冷。
次日清晨,我和爹爹一起来到富春茶社。那真是满屋宾客,一座难求呀。好在事前有约,靠窗入席。一壶茉莉花茶,一笼三丁小包,花茶香气扑鼻,包子热爽甘甜。至今,仍让我回味无穷。
在诸多亲人中,最让我难忘的是我大妈妈。她慈祥端庄,待人厚实,任劳任怨,不辞辛劳。几十人的饭菜,她一人做得有条理,尽量满足各人的口味,自已则忙得顾不上吃一口热饭。虽事隔多年,但她那敦厚的形象,仍难以让我忘怀。
祖宅向南隔几亩地,有个廖庄。那是我姑姑婚嫁的夫家。沿田埂,穿小路,约一刻钟便到了姑姑家。沿路家家宠犬狂吠,户户炊烟袅袅,清风迊面扑来,夹杂着几絲泥土味,真是地道的苏北田原风光。姑姑是爸十分疼爱的小妹,青花兰裙,一口扬州地方腔,是个地地道道的扬州姑娘。至今已九十多岁,还健健康康地生活在当今盛世。
 
2
在回祖宅的日子里,和我相伴最多的就是我那几个堂兄弟了。他们热情好客,质朴大方,带着我到处玩耍。祖宅向东二三里,穿过原扬州师范大学不多远,便到了譽满中外的扬州瘦西湖公园。你看那垂柳落水,五亭耸立,游船穿孔而过。细看船娘,青衣素裹,烏发垂肩,插篙吟曲,悠闲自得,好一派诗情画意。再看那二十四桥,如若座座亭台,白玉桥拦,婉转曲折,好似玉带盘延。真不愧惊世美景,代代相传。
 
3
堂弟告诉我,祖宅原址现已建起一所翠岗中学,整日学子云云,书声朗朗。旧日的遗址是永远不会再现了。当今新冠疫情,清明时节无从实地祭祖,但祖宅在我心中永远是一个念想。祖上延绵的血脉已遍布祖国大地,上海,青岛,石家庄…儿孙遍四方,亲情代代长。今日我们对祖宅的缅想,是我们后人对先人们怀念,也是我对去年刚过世的百岁老父的悼念和追怀。
祖宅洐宗支,福源万年长。
 
注:①扬州人称祖父为爹爹。
②大妈妈即伯母。
③热水婆:一种冬天充热水保暖的器具。


加载更多内容...
  • 上一篇:龙井问茶
  • 下一篇:我和电视机的故事 (散文)||江苏 陈永兰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