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页

人生哲理 人生格言 人生语录 哲理故事 生活感悟 为人处事 成功人生 思想思维 修身养性青春感悟

你知道的啊,孤独远比热闹长

时间: 2019-03-16  作者: 网友推荐  热度:
 
宁哥手机响起的时候,一桌人刚吃完饭围着烤火桌打牌,几个小孩子拿着他的诺基亚手机玩贪吃蛇。
 
电话是相熟的病患家属打来的,那边连声说着不好意思:说还没有出节就又得麻烦他去一趟了,孩子又发起了高烧。扬声器似乎把他的请求放得更大。
 
宁哥连声说着没关系,马上就过来。他把牌递到林医生手中,跟大家说要先回家拿药箱子,去看一个孩子。“你们先打,我马上回来。”他揣着手机起身,走到门口,回过头又喊了声:“跟你婶婶说一声,晚饭没赶上就不用等我了。”我说好,他骑着摩托呼啦走了。
 
双百分打了两轮,桌上的瓜子花生上了一盘又一盘,等堂姐把晚饭的碗筷放在了桌上,宁哥还没有回。婶婶说:“等等吧,过年过节的。”林医生出掉了手里最后一张牌,摆摆手,说:“不用等了,发烧肯定是打吊针去了,要蛮长时间呢!”
 
林医生话音刚落,外面有人叫大声喊着林医生。
 
他走到门口,看见一个穿着黑色棉袄,瘦瘦小小的中年男人推着自行车满脸焦急的样子。林医生喊了声他的名字,问他:“怎么了,你老婆又不舒服了吗?你等等我啊。”他转身要进屋拿东西。
 
“林医生,你来。”那人很焦虑,冲着林医生直挥手。
 
林医生有些困惑地快步走过去。那人低声又急匆匆说了一句什么,林医生脸色顿变,冲着屋里大声喊叔叔的名字。大家想要围过去,叔叔呵斥一声:小孩子一边去。
 
叔叔走近那人,三个人嘀咕了一两句,叔叔很快返回大堂,面色凝重推出摩托车载着林医生走了,那个瘦小的中年男人踩着他的自行车跟在后面,蹬得飞快。
 
宁哥是在回来的路上被撞的,新修的宽敞马路,来往的车辆还并不多。看完小孩子的病回来,在一个很陡的坡下看见一个人躺在路中间,大概是被急驰的汽车撞的,宁哥蹲在他旁边一边检查伤势,一边打120。车子就是在那时候来的,宁哥没有看见,车子直直撞过来,又迅速逃走。后车目睹了一切,追了好几十公里才追到肇事者。
 
听人说,林医生和救护车几乎同步到,反倒是之前被车子撞过的人没有受到特别严重的二次伤害。
 
他们说:林医生捧着宁哥的脑浆试图要放回去,最后捧着上的救护车。
 
在叔叔和林医生的刻意隐瞒下,连同宁哥临产的妻子亮姐,大家如常地吃完了那顿过早的晚饭。
 
葬礼是在家里办的,林医生忙上忙下,打点着一切。
 
肇事司机家里来了人,一个孕妇,手里还牵着一个小女孩,带了两万块钱。
 
之前被撞的那家人的两个弟弟也来了,矮一点的抱着一个花圈,高一点壮一点的抱着两个硕大的鞭炮饼,他点了根烟,在门口点燃了鞭炮,噼里啪啦炸得耳朵疼。宁哥还年轻,没有孝子,林医生站在门口,微微点头向他们表达谢意。两个年轻人屈膝,想要跪下,林医生赶紧扶起了他们。
 
这是2004年正月初六。
 
有一年过年,堂姐从淘宝上买了一个诺基亚老手机,银白色的。我们坐在一起讨论这个手机的型号,林医生在一旁说:“诺基亚,8250。”
 
“当时他非要买。”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
 
 
2014年的夏天有些漫长。
 
母亲出事的时候林医生正在县城打了多年交道的药房进货,接到电话的他有条不紊地把药交给相熟的人,去对街银行取了些钱才打摩的赶往县人民医院,他到的时候母亲刚刚从救护车上抬下来推往急诊室。
 
亮姐心绪不宁,在门口走来走去,和走廊里那些焦虑又无措的家属一样。其实在救护车来之前,她有做过一些应急措施的,不过心里没底,不知道是对是错,有没有用。林医生不阻止她,也没招呼她坐下来耐心等。过了好一会儿,亮姐冷静下来,才出声问了原因。
 
亮姐说有个亲戚说漏了嘴,让老太太知道了秋姐不在的消息。秋姐是林医生姐姐的女儿,相貌学识工作样样好,但盛年乳腺癌去世。有一年多了,大家小心翼翼地瞒着老太太,她偶尔问起的时候大家心照不宣地搪塞过去。宁哥车祸那会儿,老太太受了巨大地打击,成天念叨着是自己命太长,活太久抢了子孙的福,执意要自己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自己“照顾”自己。
 
有回林医生去了市里,两三天没去看老太太,再去发现老太太吃得特别应付,跟老太太拌了嘴,老太太搬回来跟他一起住。
 
但没住多久,林医生姐姐因病去世。老太太知道这个消息,直接中风,心里带着莫大的自责,半瘫着在床上待了几年,别人去看她,跟她说说话,她总是哭着说自己不该活这么长,不该让子孙代她遭受这些,阎王爷应该要带她走。
 
往后大家有什么不好的消息,都不往老太太跟前多说半句。但诊所人来来往往,一个关系很远的亲戚看完病顺带去里面看看老太太,不到半个钟头就说漏了嘴。近百岁的老人,一心认为是自己连累了子孙后代,在亲戚走后没多久,以自我结束的方式试图离开。
 
这回似乎要满足老太太,她终究没能被救过来。
 
农村又刚刚全面推行火葬,民政部门大力宣传,在丧事上格外严谨。救护车拖着老太太直接送往殡仪馆,办了两天简单的丧事。按理说,到这个年纪,应该算是“喜丧”,依据习俗,仪式要更隆重一些,子孙后代热热闹闹地送走老太太。
 
林医生捧着骨灰罐子出来准备上车的时候,下起了小雨。有老人说,这算是一个好的兆头啊。
 
 
宁哥妻子亮姐生了一个儿子,她执意要留在林家,给林医生当女儿。
 
林医生说好,那你跟我学一点东西吧,以后也有门手艺。
 
亮姐学会给人打点滴插针那天,林医生把肇事方赔的十万块钱存到了邮政银行,把存折交到她手里,他说留给孙子上大学用。
 
等亮姐能单独给别人开药的时候,儿子已经要上小学了。林医生放心把家里的药房和柜台交给她,自己拎着箱子骑着自行车继续当他的赤脚医生。
 
再一天亮姐领一个年轻人站在林医生面前,林医生抬眼,把目光从柜台药盒子上拉回来——是那个经常过来拔火罐的年轻人。林医生扶了扶刚带上还没习惯的老花镜,用困惑的眼神看着亮姐,以为她遇到了什么难题不会开药。
 
亮姐没有犹豫,她说:“爸,我想跟他结婚。”
 
林医生低头把手里药盒归置好,轻声答应了。年轻人很是高兴,承诺一定会好好给他当儿子,一定会照顾好宁哥的孩子。后来亮姐说起这件事,说起她内心不安的几个月和不计后果脱口而出要结婚的决定,她是做好了不安宁的准备了的。
 
林医生操办了婚礼,在自家老楼房旁边建了新房子,看诊室、点滴室、小仓库一应俱全。亮姐能力强,又好学,医术愈发娴熟,很多年轻人甚至更愿意相信她。没多久,小女儿出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久违的活力。
 
傍晚的时候经常能看到林医生推着小女孩散步,热络地跟邻居们打招呼。但更多的是,他早晚骑着亮姐的电瓶车去接送孙子上下学。有次雪大地滑,下坡的时候滑了一下,林医生摔得狠了,脚上被东西穿了一个洞,胖壮的孙子被他护在怀里,安然无恙。
 
等到孙子快要上初中了,想学美声。特长费钱,但林医生建议那十万块仍旧放在银行里,他对亮姐说:“我还能供得动,不要去动那个钱。”
 
两人商量打好没几个月,那个十万块钱还是动了。年轻人患了肝癌。
 
医院的治疗没有起到大作用,年轻人日渐消瘦苍白,腹水,肚子像怀孕了几个月。他的脾气越来越差,经常可以看到他盛怒的样子。“跟之前那个一定着要跟亮亮结婚的样子完全是两个人。”婶婶私底下经常跟妈妈感叹这些,末了总会加一句亮姐和两个孩子的可怜,她没有提起林医生。
 
直到有一天,交完费,林医生以前的同学拉着他说了亮话,劝他们放弃,一是病人拖着受苦,再一个是花销太大了。亮姐把人接回家照顾了,林医生带着孙子去了南方最好的医院,没有人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后来婶婶透露了一两句,是不是事实也没有人深究——说是林医生托关系找了位老教授,七十岁的他在那人跟前跪了许久,想求一个以毒攻毒的方子。
 
林医生瞒着年轻人在家里带着孙子制药,一些在平常看来可怕的东西被他碾成药粉,爷孙俩仔细装在胶囊里,亮姐骗年轻人吃,一天下来要吞好几十粒。一些日子后,大家又看到年轻人出来晒太阳,一个月去一趟医院,再拿一些药。年轻人的肚子依旧腹水,但他能骑着摩托车带着两个孩子出门了,女儿在前面,儿子在后面,也经常上婶婶家吃饭。
 
这种状态持续了两年,直到2017年夏天刚来。
 
葬礼还是在家里办的,仍旧是林医生忙上忙下,打点着一切。
 
不同的是,这次站在门口当孝子迎前来吊唁的人有他的孙子和孙女,还有年轻人亲哥哥的儿子。
 
 
有一段时间,妈妈因为一些琐事导致人不太舒服,上医院检查,心率不齐。妈妈拿着心电图问林医生:林医生,怎么办啊,我的心跳有些过速。
 
林医生说:“你要放宽心啊,我十几年前也这样,要是我放不过,早就活不下去了。你得空来拿一些护心颗粒也是可以的。”
 
说完他转身去了老年大学,他要练习太极,要练习广场舞,要练习剑舞,他还要代表镇上去县里参赛的。
 
他总是把事情安排得满满当当,要出门看病、要照顾中风的妻子、要照顾智力不足的弟弟、要种田要种菜,人人都钦佩他的心宽,至少从脸上看不出半丝苦难,连眼睛里也没有。
 
大年初一被鱼刺卡住,到他家里去夹。他拿着手电筒和镊子,说起我十岁那年也是大年初一就被家长带着敲开了门要夹鱼刺,当时他让宁哥在一边打手电筒。
 
鱼刺夹出来,出门的时候把准备好的小红包塞到他手里。他连连推回:“我们这行不兴开门红包的,这种事期待什么开门红,不是咒人家吗?”我尴尬地把红包揣进口袋出门。“得空的时候跟你姐一块儿来带你亮姐出去走走,别一年到头就正月里来报个道。”林医生在后面嘱咐。
 
还没等到下一年的正月里跟堂姐去报道,亮姐先来了婶婶家,请大家喝喜酒。
 
对方是值得托付的人,这次,林医生把儿媳像嫁女儿一样,交付给了对方。
 
在婚礼的酒席上,才上到第二道菜,看着言笑晏晏,不再年轻的新婚夫妇在各桌酒席间辗转敬酒,林医生眼角湿润,他悄悄放下了碗筷离开桌前,骑着亮姐给他的电瓶车回家。
 
旁边相熟的老人说:“他这辈子太苦了啊,他又想起他儿子了啊。”
 
他又想起他儿子了。
 
那天,距离2019年只差四天。
 
你知道的啊,苦难总比快乐多,孤独远比热闹长。
 
但总期望你啊,永远长有一张没有被生活欺负过的脸。
 
毕竟,没有孤独是可耻的。
 
原创: 拾肆


加载更多内容...
  • 上一篇:若水|一辈子的温度(一)
  • 下一篇:别等来日,只争朝夕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