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页

生活随笔 情感随笔 读书随笔 名家随笔散文随笔 游记随笔 教育随笔 伤感随笔 学生随笔 心情随笔

河口的豆腐

时间: 2019-10-09  作者: 网友推荐  热度:
文:谢德才
 
饭桌上,一个帅哥无意中开起一位美女的玩笑:“美女,你怎么长得这么漂亮?”这个美女一点也不觉得羞涩,还哈哈哈地笑起来:“我可是吃河口豆腐长大的!”
 
一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话,托起我走走河口的兴趣。河口对于我,不是很陌生,相识并相处过,但对那里的豆腐却了解甚微。最近,我与几个朋友天黑前到了那个地方。
 
晚上,我的眼几乎一直睁着,不时都想着这里的豆腐。因为,刚到这里的时候,饭店里,摇着轮椅的老板给我说:“这里的豆腐真好!……”他老婆见他的话说得不太具体,连忙补充,但补充也补充不到哪里去,只知道自己做出来的豆腐客人都喜欢吃而已,等她说完,轮椅老板加重语气:“天一亮,牌坊那边,做豆腐的,前前后后都上了街!”
 
我终于等到天蒙蒙亮,一个中学生挎着书包上学去,我喊住他,要他给我带带路。这个学生一点也没有犹豫,还说他奶奶就是做豆腐的,住在牌坊边。这个学生边说边揉起自己的眼睛,说他的爸爸与妈妈感情不和,离婚多年,妈妈跟别人去外地打工,爸爸一直待在家里,身体又不怎么好,他在学校的生活费全靠奶奶做豆腐供给。走着走着,他伸出手,朝上一指:“大哥,这就是牌坊……”我走进这个学生的家,屋子里,大多是生产豆腐的工具,老奶奶正在包豆腐准备上街。我没有耽误她过多的时间,帮她背上豆腐往街上走。
 
行走中,我从老奶奶的嘴里了解到河口豆腐的特点,知道晚清时代这里一位二品大员吃过这里的豆腐。老奶奶告诉我:“既要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绝对不行;心存坏心的人,牌坊立不起,一立就会倒下。”
 
这里的牌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是清朝时候奉圣旨给处士长永开之妻章氏所立,呈三拱门样式,上面的词,模糊不清,风霜雨雪几乎洗尽。古代的女人,拥有这样一座代表所有女德的牌坊,完全是对她一生功德的充分肯定。
 
河口的豆腐,为何这么有名?那是因为晚上推、早上卖的缘故,这样生产出来的豆腐,才能保持它的鲜嫩。做豆腐的时候,纯靠石磨一圈又一圈地磨出。她们先将黄豆用水泡到发胀,然后,用石磨磨出豆浆。磨出豆汁以后,把豆汁一瓢一瓢地装入“沥豆浆”的口袋,像挤牛奶一样,一点一点地挤出豆浆,直到剩下豆渣为止。再后,将锅里的豆浆舀到脚盆里。之后,点豆腐,点的时候用的是石膏。石膏是点化豆浆成豆腐的关键。石膏重,豆腐化,压不出多少豆腐;石膏轻,豆腐软,豆腐不容易成块。豆腐是不是成块,筷子是检验豆腐的唯一标准。一根筷子插进豆腐中,筷子倒了,说明豆腐不成;筷子直立,证明豆腐结实。等豆腐降温之后,把它们装入事先准备好的包袱里,用大石头压上一夜,豆腐水一滴一滴地落下,直到次日早晨不再滴水,好吃的豆腐就这样诞生了。
 
豆腐的制作,主要来源于黄豆。一粒粒的黄豆由此得到升华。一些并不饱满的黄豆,也能榨出嫩滑的豆腐。豆腐的榨出,意味着人生也像做豆腐一样,需经过一番拼搏才能获得成功的价值。
 
这里的豆腐,离不开这里水的滋润。人、动物、大自然的一切与水关系密切。这里的水,从荒无人烟的山沟里钻出,尽管一路颠簸,但它们还是以喜悦的心情跳进农家的水缸里。这里的水,清清凉凉的,尤其在六月,这里的水如冰水一样,人们把豆腐放在出水的洞边,如放入冰箱一样,一点儿也不会变坏。
 
山沟里的水,汇集到大河里,你随时都可以用手捧着喝。这河里的水,毫不逊色于九寨沟水的蓝。河两边经吊脚楼和柳树的装饰,活像一幅美丽的山水画!最妙的,是这里下点小雨、落点小雪呢!雨,一点在河面上,河面就会显现出一些小酒窝来;雪花一飘,房屋上、山上、大树小树上都披上了如同这豆腐的颜色。这时的景致,令人产生无穷的遐想!
 
河口的豆腐,具有浓厚的豆制品味道,绵、香醇、嫩中不老、老中含嫩、炖而香软,煎而不碎,显白而不漂、嚼而不噎。豆腐的口感,无论是煎、炒、熘、烤、涮,你都不会嫌弃它。它,清淡如一、苦中含香,白净濡润,而且有降血压、降血脂的作用。当你遇上这里的豆腐,垂涎三尺的感觉立马产生。
 
这里人卖东西,不像其他地方人做买卖,喉咙几乎喊破,耳朵都快震聋。他们卖豆腐的态度相当明朗,不讨价还价,愿买就买,不买也不在乎。豆腐摆在固定的摊位上,他们到这儿聊聊,那里谈谈,不知不觉,豆腐被卖空了。
 
近年来,去河口吃豆腐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也想趁机看看那里的美女。说起来,你可能不太相信,这里的山路上和一些房屋门口,随时都可领略到美女的风采。她们给你的,绝对是眼前一亮的感觉,看起来,各个顺眼,看了一眼,还想看!
 
作者简介
 
谢德才,男,土家族。


加载更多内容...
  • 上一篇:韦晓明:​塞罕坝阳光
  • 下一篇:陈建军 | ​那年,一树槐花盛开时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