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页

生活随笔 情感随笔 读书随笔 名家随笔散文随笔 游记随笔 教育随笔 伤感随笔 学生随笔 心情随笔

陈建军 | ​那年,一树槐花盛开时

时间: 2019-10-09  作者: 网友推荐  热度:
文:陈建军
 
小时候,故乡的小院里,有两棵洋槐树,一南一北,据说是我爷爷的爷爷栽的,它们粗壮高大,遒劲挺拔,苍桑古朴,灰棕色的树皮,蹦裂岀一道道一条条不规则纵裂的口子,我的小手摸上去,涩涩的,很是剌手。
 
三间堂屋,三间西屋,两间东屋,东屋的南边是一个猪圈,里面养着一头总也长不大的小黑猪。
 
我喜欢这两棵洋槐树,它给我带来了很多的乐趣,毎年的春天,乍暖还寒,它便迎着春风急切切地伸出它嫩嫩的小手向来到小院里的每一位客人打招呼。到三月底四月初,绿满小院的时候,那一串串,一嘟噜嘟噜的槐花像一串串碧玉手链,垂挂下来,先是嫩绿嫩绿的,一周之后,便争着抢着开放起来,白白嫩嫩的,让人爱不释手。一串串洁白的槐花缀满枝头,小院里弥漫着淡淡的素雅的清香。
 
这时候,院子里便热闹起来,三大娘、四婶子、二嫂便会拿着针线筐来找奶奶聊天,纳鞋底,或者缝补衣服,邻居三哥也会来找我玩。我们玩捉迷藏,玩夹砖,推筲箍,跳绳等等,玩的通身是汗,脸上脏兮兮的。
 
父母在县城上班,哥哥姐姐在城里上高中和初中,我和奶奶在家,奶奶脾气好,对人实诚,老的少的都愿意和她交往,爸爸从城里带来好吃的,奶奶就让大家分享。因此,大家都爱在我家玩,不仅能说笑还有吃的,那年月,能吃上一颗水果糖就像过年一样,我们家俨然成了村里的一个娱乐中心。
 
两棵槐树树冠很大,遮住了整个院子,以至于奶奶晒被子不得不出门在我家的园子里晒,三寸金莲的奶奶一走三晃,两付银耳坠特别好看,因为耳坠的下方坐着一尊佛像,佛像端庄大方,惟妙惟肖,我惊叹于佛像如此之小,而又做的如此之精美,让人叹为观止。奶奶说那是她出嫁时她娘给她的陪嫁,她特别珍惜,从不离身。奶奶搂着我睡觉的时候,我总喜欢摸摸那两尊佛像,奶奶会假装发怒,把手高高的扬起来,但奶奶总也下不了手,我也不敢造次,只是多看几眼而已。
 
每到槐花盛开时候,奶奶都会拿来一个支撑蚊帐的竹杆,在一头挷上铁钩,把槐花连枝拽下来,一枝一枝地捋,先是过凉水汀,然后用开水绰,最后用纱布包裹滤水,包槐花包子或炒槐花鸡蛋,特别好吃,直到现在我仍旧怀念奶奶蒸的槐花包子,那味道美极了。奶奶也会把做好的槐花团子送人,七十年代初的中国物质极其贫乏,那时的槐花也是餐桌上的珍馐。
 
有天晩上,奶奶突然叫醒我,紧紧地抱住我,在我耳边小声说:“听,外边有声音”,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有人抅槐枝的声音,我打了个激灵,脑子顿时清醒了,但仍睡眼惺忪,我想大声呼喊,奶奶急忙捂住了我的嘴,隔着窗户,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人站在土坯墙上,拿着一根长长的的竹杆,使劲地拽树枝子,老槐树的树头发岀了痛苦的呻吟声。
 
借着月光,我和奶奶渐渐看清了一个轮廓,个子不高,身影看着很熟悉。这时猪圈里的猪也啍哼起来,屋里很黑,慌乱中奶奶把桌子上的搪瓷缸弄到地上,在这寂静的黑夜中发岀了清脆的声响,墙上的人显然听到了这响亮的声音,因为紧张,一下子从墙上跌落下来,发岀了“唉哟,唉哟”的叫喊声。
 
“是三哥!”
 
我大声说道,三哥天天和我在一起,他的声音我太熟悉了。奶奶急忙起身,拿起手电筒,拖拉着鞋,一走三晃,急急地走过去,我紧跟其后。
 
“三儿,咋啦?”
 
“大奶奶,我腿流血了,磕破不拉盖了(不拉盖是方言,即膝盖)。”
 
原来,三哥听到声响,一紧张就栽了下来,不拉盖正好磕在猪石槽上,奶奶忙把三哥搂在怀里,一句责备的话都没说。搀着他一步一隔蹬地进了堂屋,奶奶点上煤油灯,从厨房打了一盆清水,给三哥清洗伤口,又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化石猴”,这个宝贝是我去世的爷爷挖河道时寻的,奶奶放在柜子的最深处,我经常看奶奶对着“化石猴”发呆,掉眼泪,它是爷爷留给奶奶的念想。片刻的迟疑后奶奶用剪刀轻轻地刮些粉沫,散在三哥的伤口上,用一块新布缠上,又拿岀一盒饼干,递给三哥。
 
“饿了吧,三儿,吃吧。”
 
三哥噙着泪花点点头。显然他饿得不轻,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别噎着,喝口水。”说着奶奶倒了一搪瓷缸子水递给三哥。
 
我知道那盒饼干,平时放在梁上的蓝子里,不舍得吃,那是走亲戚时做礼物用的,连我这个她最疼爱的孙子也不让吃。
 
三哥命苦,生下来便死了娘,二大爷领着三个“罗汉”过着苦日子,平时小缝小补二大爷自己来,做衣服,缝被子则由奶奶、桂花婶、香姣婶来做。
 
后来,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天亮后奶奶告诉我她送三哥回了家,并给他们家带去了两个槐花团子。
 
几年后,槐花正开的时候,奶奶走了。三哥哭得很凶,外人都弄不清我和三哥谁才是奶奶的亲孙子。
 
如今,槐树早己不在,一幢小楼矗立在老院中,奶奶的音容笑貌,家后的那片芦苇池塘,低矮的青砖老屋,那两棵粗大的洋槐,以及那淡淡的槐花香常常萦绕在我的梦中,挥之不去。


加载更多内容...
  • 上一篇:河口的豆腐
  • 下一篇:在朋友圈暴富,一个淘宝就够了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